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异明1561 > 第242章 陛下,时代变了
    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:www.i88i8.com ,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,谢谢!

    绝地复活,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还会看。www.luanhen.com

    夜。

    严府后宅。

    午后已经被最上等的梦甜香,细细浸润过每一个角落的静室,正不动声色的散发着宁静怡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墙角透明的纱罩顶端,一条弧形向上小小的烟囱,将摇曳烛光散发出的烟火气息,悄然的排出室外,以便让那宁曦安逸的气息,不受一丝一毫的搅扰。

    靠南墙的罗汉床上,严世蕃矮肥的身躯歪在三段夹绒的锦缎上,枕着这一屋子的惬意清香,连他那深沉晦涩的脸色,似乎也被缭去了几分阴鸷。

    许久,他将一大一小的眼睛微微撑开了条缝隙,旁边垂首侍立的管事,立刻上前恭声请示:“小阁老,您是眼下就洗漱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以往严世蕃在后宅时,倒也并未刻意要求下人们称呼自己‘小阁老’。

    但眼下外边渐渐叫的少了,家里的规矩便也跟着严了。

    “今儿乏了,烫烫脚便罢。”

    严世蕃不耐烦的摆了摆手,顺势往炕桌上一抹,手里便多了几枚犀角雕琢的花牌。

    他藐着一只眼睛扫量片刻,抖抖手将其中三枚丢回炕桌,独独将其中一张放在了罗汉床的扶手上。

    那管事轻声应着,又探头将骨牌上的数字记在心底,这才悄没声的退到了外间。

    却见那雅雀无声的客厅里,熙熙攘攘候着足有三十来人,其中又有一多半,都是胸怀宽广面色红润的妇人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严府养的二等奶娘。

    与整日里用药膳煨着的一等奶娘不同,她们只负责些边边角角的工作,并不担任一线‘哺育’作业,薪酬待遇自然也远远不如。

    “把浴桶撤了吧。”

    却说那管事出门之后立刻吩咐道:“今儿只要烫脚就好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也不管那窸窸窣窣的宽衣声,脚步不停的到了门外,冲早就在廊下等候多时的传唤丫鬟道:“去请二十三姨娘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正待回转屋内,却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管事狐疑的转过头,见是严世蕃的亲随小厮严宽,便压低嗓音问道:“这时候过来,莫不是有要紧的差事要禀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瞒不过您老的法眼。”

    那严宽赔笑着道:“实是小阁老嘱咐过,得了那边儿的消息片刻都不能耽搁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要紧事,那就进去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管事打断了他的话,径自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那严宽随在后面,竭力装出乖巧状,那一双提溜乱转的眼睛,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往那些妇人们身上扫量。

    直到进入里间,他这才真正收束了心思,自顾自的跪倒在地上,膝行到了罗汉床前静候着。

    等到管事悄没声的退出寝室,又顺手带上了房门,严世蕃这才拿眼皮夹了严宽一眼,慵懒的问:“山海监那边有动静了?”

    “回小阁老的话!”

    严宽忙将上半身挺直,脆声回道:“刚入夜,白监正就遣人去了景王府上,只不过派去的并非张守备,而是山海监经历周吴晟。”

    “周吴晟?”

    严世蕃眉头微蹙:“什么出身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严宽忙解释道:“是十七姨娘的娘舅,平时也常来咱们府上走动的。”

    严世蕃不置可否,半晌又追问:“那王伯成呢?”

    “王守备去了东厂。”

    “东厂?去东厂作甚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赎了两个犯妇回家。”

    那严宽说到这里,小心翼翼的用眼角余光窥探着严世蕃的脸色,见其似有不悦之意,便忍不住多嘴道:“既然能去东厂赎人,料来身子无甚大碍,可却偏偏不肯回衙门里任事,这人怕不是也想疏……”

    啪~

    标着二十三的犀角花牌,陡然砸在了严宽脸上,疼倒未必有多疼,却吓的他慌忙匍匐在地,抖的仿似筛糠一般。

    良久,才听得严世蕃骂道:“出去掌嘴二十,牙酸嘴臭的东西,也敢来我面前搬弄是非?!”

    严宽闻言却是如蒙大赦,砰砰磕了两个响头,嘴里连道:“多谢小阁老开恩、多谢小阁老开恩!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只一个滚字,他便急忙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很快,屋内屋外便又恢复了宁静。

    严世蕃微眯着眸子,嘴角先是逸出一丝笑意,随后又忍不住喃喃自语:“想必宫里也该得着消息了吧?”

    以那位皇帝一贯的脾性,如果得知自己在打景王的主意,多半会先默不作声的观察一番,然后再因势利导渔翁得利……

    但这其实不过是障眼法而已。

    用来掩盖他真实意图的障眼法!

    其实即便不去遮掩,多半也不会有人猜出严世蕃的真正意图——毕竟以常理推断,那是绝无可能成功的一条死路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现今这世道,其实早已挣脱常理的束缚——只是绝大多数的人,都还没能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父亲中风带来的心烦意乱,都为之大大减轻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有人在门上屈指轻叩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一主二仆应声而入,打头的自然是百媚千娇的二十三姨娘,后面两个丫鬟却是各捧着一个热气腾腾的木盆。

    及到近前,二十三姨娘回头示意其中一个丫鬟,将手中的木盆放在脚榻上,灯光掩映下,就见那盆里只有浅浅一汪白汤,暖雾甜腾的,又杂了丝丝缕缕的腥气。

    因是心情大好,又搭着数日未曾过问家中琐事,趁着二十三姨娘脱靴褪袜之际,严世蕃便随口问道:“近几日家中可有什么变动?”

    “倒未曾有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二十三姨娘轻吟浅笑:“就是大奶奶过两日准备回娘家探亲,旁人一概不带,偏打算拉上徐家那位做伴。”

    严世蕃眉毛一挑:“内中可有别情?”

    “这奴家哪晓得?不过听说近来大奶奶对徐家那位,倒比以往亲近了不少,估计也是想通了吧。”

    严世蕃默然片刻,直到双足落入木盆之中,踩上那一汪粘腻,这才又开口叮嘱道:“记得让人从旁看顾些,莫闹出什么乱子来,不好向徐阁老那边儿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二十三姨娘有些为难的皱起眉头,小心翼翼的提醒道:“眼下是四姐姐掌家,奴家怕是不好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你就传话给她!”

    严世蕃不耐烦说着,忽地想起什么,又补了句:“老二不是扶灵南下了么?他家里的闲着也是闲着,索性让陪着走一遭就是。”
性爱教程